当前位置:首页 > 舆情 > 正文

沈阳女孩被老师羞辱患抑郁 家长反被学校起诉

2020-08-27互联网

18岁是一个孩子的花季雨季,大多数人即将步入大学校园。然而沈阳18岁少女小红却选择了服药自杀,幸而家人发现及时并送医抢救,这才捡回一条命。因为老师的嘲笑讥讽和言语侮辱,小红在四年前患上了抑郁症,无法继续校园生活。走投无路的关女士向记者讲述了女儿小红的遭遇。

(原本活泼开朗的少女,如今抑郁在家)

班主任讥讽 初二女生伤害极大

时间追溯到2016年的5月份,在沈阳市沈北新区道义开发区蒲昌路38号,有一个大门口至今也没挂任何牌子的学校,这就是“沈阳私立实验学校”。小红从小学三年级开始,就在这所学校上学,这是一所寄宿制的学校,当年小红是一名初二的学生,在学校住宿。

2016年5月26号晚九点多,关女士接到了小红的班主任纪老师的电话,说小红跟班里的同学闹了矛盾,吵着要回家。随后,关女士赶到学校,将小红领回了家。回家后小红才道出了真相,原来是当天晚上,纪老师因为小红和同学闹矛盾,在批评小红的时候,当着全班同学的面多次嘲笑、讥讽小红,引起全班同学多次哄堂大笑,小红的自尊心受到了极大的伤害。

(每天需要大量服药的小红)

随后小红一连两天都不去上学,第三天关女士带着小红找到学校校长,并且陈述了事件的经过,校长表示一定会处理好这件事,让关女士母女俩回家等信。一个星期之后,纪老师特意来到关女士家,跟小红道了歉,一对师生冰释前嫌,小红又回到了学校正常上学。但没想到,纪老师前脚道歉,后脚就变脸,小红刚回去,纪老师不让同学跟小红在一起玩,开始孤立小红,小红着急上火又生了病,强挺着上了一周学,此后就再也无法上学了。因为纪老师多次长时间的嘲笑、讽刺、孤立和言语侮辱,在小红心里造成了阴影,最后导致小红心理崩溃,产生轻生的念头。

身患抑郁症 学校出资治病“有套路”

2016年11月,经医院诊断,小红患上了“创伤后应激障碍”,还伴有“分离性遗忘,抑郁焦虑状态”等病症,需要长期吃药治疗,并且还得进行心理治疗。北京安定医院对小红的初步诊断是:一、情绪冲动;二、焦虑状态;三抑郁状态。医院建议住院治疗。

(医院诊断书及各类药物)

为了给孩子看病,关女士花光了家里的全部积蓄。由于长期陪孩子看病的劳累,关女士身体和精神上长时间的超负荷劳作,再加上心理的极度恐惧和压力,导致关女士也到了精神崩溃的边缘。经过北京安定医院的检查,关女士被初步诊断为:一、惊恐障碍,即间歇发作性焦虑;二、焦虑状态;三、失眠。

而因为关女士不给学校写借条,学校就拒绝一切援助,她觉得学校是把她往死路上逼,一气之下吃了一大把药想要自杀,幸亏被亲属发现,及时送到医院,这才捡回了一条命。后来,惹事的纪老师,还偷偷地自行离开学校,人间蒸发了。

学校领导先后多次向关女士承诺:老师有责任,学校有责任,老师跑了学校还在,学校愿意全力以赴给小红出钱治病。但因为学校是股份制,拿钱可以,但需要关女士写借条,这样才能走账,才能符合财会制度。起初关女士不同意写借条,但架不住学校三番五次向关女士保证,这些钱不是借的,是给孩子看病的,花多少学校都不计较,只是为了方便走账。禁不住学校的游说,关女士写了借条,一共三次,学校给关女士拿了30万块钱。但关女士没想到她被学校“套路”了。

2017年6月15日,沈阳私立实验学校在沈北新区法院起诉了关女士,学校以借贷关系为由,要求关女士偿还30万借款,但令人奇怪的是,学校在起诉前给关女士拿了20万块钱,而学校在6月15日起诉之后,又在6月29日给关女士拿了最后的10万块钱,起诉还钱之后还能再借钱,所以关女士认为学校的钱压根就不是借给她的,就是给她孩子治病的。但因为有借条存在,关女士打输了官司,而学校明明知道关女士没有钱,却申请了强制执行,关女士的银行卡全被查封,就连亲属借给孩子买药的钱都被查封了。

输了官司还被强制执行,此后两年关女士一直瞒着女儿此事,害怕加重女儿的病情。不料在2020年4月14日,小红突然得知此事后反应强烈,选择放弃治疗,第二天就服药自杀。所幸发现及时,在医院抢救两天后,脱离了生命危险。

由受害者变成被告,关女士举步维艰,孩子的病没有治好,做一次心理治疗的费用就超过1000元,而且长期吃西药的刺激,让小红的饮食状况和身体状况也出现了异常,闭经一年,颅压增高,眼压增高。为了缓解西药副作用对身体的损害,关女士又开始四处求医,最后只能是用中药调理。买中药一个月花费超过6000元。

无助的关女士向媒体表示,一个教书育人的学校,为什么不讲诚信,学校的师德师风为何没人监管,为什么给她扣上了一个“借款”的帽子?她们母女希望有一天能够讨回公道。


大家都爱看
查看更多热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