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法治 > 正文

徐闻“5.15”妨害公务案当事人:背后存在人情案

来源:互联网   2020-09-04

湛江徐闻引发社会关注的“5.15”妨害公务案,法院作出一审判决,5名被告人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九个月至十一个月不等的刑罚。2名被告不服判决,已提出上诉。

“民警办人情案,当天的执法行为不合法。”对于法院判决,被告之一的劳涛表示有异议。他认为,法院认定民警出警处理人情案是合法出警,这是不合理的。而民警办人情案正是所谓“妨害公务”的导火索,并且警方的指控明显夸大了当时的行为,与事实不符。

“我被指控用手指截苏斌副所长前胸两下,接着用手推苏斌副所长前胸部,事实上当时我为了拍摄警号便顺势挡了一下民警的右臂,并没有其他行为,也没有警方所说的拦截、挑衅、拉辅警下车等行为。执法记录仪拍摄的视频可以证实。另外,执法记录仪视频显示,两位民警竟在讨论“有什么手续可以抓他吗?”,说完便把执法记录仪关掉了。”

据徐闻县迈陈镇东莞村委会村民所述,2019年5月7日,劳就昌因土地纠纷辱骂劳农,自己不小心摔倒。其后,劳就昌以腰部受伤为由,污蔑劳农儿子2日前在相隔4米以上距离的情况下将其推到。村委书记及民警组织调解,建议双方通过法律诉讼程序解决,并表示村委及迈陈派出所将不再就此事组织调解。

5月15日晚,迈陈派出所副所长苏斌突然带队到劳农家单方强制性调解,要求劳农现金赔偿,遭到拒绝。期间,苏斌接到一个电话并回应:“我刚到,之前比较忙,后天、大后天也没有时间,所以现在过来处理你的事。”随后,劳农外甥劳涛前往村委会找村委书记说理,刚好碰到苏斌也在场,劳涛质疑苏斌不依法办案,欲拍其警号举报,苏斌等民警则以劳涛殴打民警为由,将劳涛等人扣押。因民警没有依法声明传唤劳涛的理由及依据,其他村民阻拦民警强制带走劳涛。苏斌电话迈陈派出所所长冯阿学到场,随后民警释放劳涛等人。

苏斌等人离开后,警方以“妨害公务案”对当晚事件立案,并于5月25日凌晨,由徐闻县公安局局长于庆功带队,组织全县警力围村搜捕涉“5.15妨害公务案”的村民,2人被抓。劳涛及妻子何陈妹、村民劳基如闻讯后,在6月6日自首配合调查。

“苏斌等人在未经调查、未查清事实的情况下便进行有所偏袒的调解,完全违背“以事实为依据"的办案准则,也违背相关法律程序。警方记录仪视频也证实民警是受人指示才出警,而且在出警前,相关当事人并没有报案。根据报案人的询问笔录,他是在警方出警后的第二天才到派出所报案。而警方所谓的“110报警”,因三份报案人登记表信息矛盾而真实性存疑。可见,办案民警没有出警的合法事由。”劳涛表示,案件进入审查起诉阶段后,徐闻县检察院注意到证据不足,两次将案件退回公安局补充侦查。期间有检察官联系他的代理律师,称只要他认罪认罚,承认逃跑,第二天就可以直接释放他,不再对其提起公诉。

“徐闻法院在一审判决书中认定迈陈派出所民警出警处理人情案是合法出警,执法过程有所偏袒、出警程序、态度、方式等存在问题只是轻微瑕疵;而村民反抗民警违规出警,反抗行为仅为质问、阻止民警强制传唤劳涛,并未采取暴力,法院则认定为严重违法。公安部多次强调坚决查处办关系案、人情案等违法行为,但徐闻法院认定警方办人情案是合法的,那么法院对该案件判决是否也存在人情案?”

劳涛指出,庭审阶段,徐闻法院违反刑诉法规定,主动要求公诉方补充证据并再审。在公诉方证人口供与警方记录仪存在严重不符的情况下,徐闻法院却没有依法履行职责,查实相关证据的合法合规性。

“如果连执法机构也不能合理执法,那么民众的权利及利益该由谁来保护?”劳涛表示,希望湛江中院能够客观公正地裁决,等待法律还自己一个公道。